青砖红瓦

成长

滴答流逝的时间

凉掉的热可可

沙沙作响的书页声

在微凉的指尖里

减少了拥抱

减少了交谈

减少了交错

在冥思苦想里

渐渐自我剥离

在纠结的痛感里

我们渐渐成长

最早看了人物介绍的几篇以后没多久就把戏精宿舍给忘了,十月的时候又回坑来看然后再也没爬出去。

人物越来越饱满,到现在再看当初最开始还暴露着尖刺的人物们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圆滑(此处褒义),他们不再遇到怒火时一点就着,但在面对情感时更加敢爱敢恨,这一点是我所羡慕的。从大一到大四,即将走向未来的他们,大概这就叫成长,而我也希望能在大学四年能像他们一样有所蜕变,变成更好的自己。也希望未来的他们是越来越好,不后悔、不愧对自己的。

记得这篇文章的标题和上一章的导语相对应,是“似乎我们仍然能够走出人群,转瞬之间我们就可以又在一起。”,后来又去查了出处,原句是“似乎我们仍然能够走出人群,转瞬之间我们就可以又...

宿舍最新一期推文的小标题

“似乎我们仍然能够走出人群,转瞬之间我们就可以又在一起。”

封面是老高

本来高高兴兴

后来去查了出处

是爱丽丝·门罗的《亲爱的生活》

原句是“似乎我们仍然能够走出人群,转瞬之间我们就可以又在一起。但同样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沿着刚才的方向继续走下去。我们就是那么做的。”

这个是主人公内心的一段自白

看完又自闭了_(´ཀ`」 ∠)__

突然想念高中的时候

尤其是那种雨后带些阴冷潮湿的天气

空气里还弥漫着雨的味道

我坐在电动车后座

妈妈载着我

偶尔自己也会骑

六点多的下班时间

人潮涌动

天色昏沉

我们穿过十一中

过了十字路口

再从五中门前穿过

要路过协和医院

才能穿过延安中学

新改造的东街路口越来越挤

我们还要穿过冠亚广场

再过一条街

再过一座桥

再过一条路

楼下大排档已经排开阵势

在人潮中

我与夜色融为一体

突然很想

再回到那个时间

即便有数不清的卷子

数不清的题

和数不清的

麻木的我们

好想回到过去

回家

玉佩

我们这儿一直有个习惯,从老一辈一直传下来,到我们这代长大以后很少还有了。

父母在孩子小时候就会给他们戴上小小的银镯子,随着骨骼的增长镯子也会换。

再大一点,镯子就会变成玉佩,而玉佩的种类也是多种多样。

我小时候最开始戴的是平安扣,外面镶着金边,里头写着祝平安一类的吉祥话,具体是什么我却一直记不起了。后来舅妈在十岁左右的生日上送了只龙的玉佩(因为我属龙),戴了几年以后,母亲给我订做了一个弥勒佛的玉佩,从此再没换过。

那个弥勒佛作得精致,笑眼和耳廓都深刻清晰,他盘坐着,脚部小巧玲珑,显得肚皮圆滚爆满。

刚戴上时它还是翠绿色的,久而久之变得白润,绿色倒是越来越淡了,母亲说这是要一直戴着才有...

老黄

隔了三年老黄又来我家给我当家教。

“咔嚓。”

“老师——”我扶着额头哀鸣了一声,“三年前就不能踩的椅子杠三年后还是不能踩啊——”

“哎哟——当初我来第一天也是像这样把你们椅子杠踩折了吧?”

“你还记得就好。”我跟老黄一起捂住脸。

老黄说苹果汁越喝越渴,我又给他倒了杯白开水进来。

打开门离开空调房的一瞬间我猛然忆起当年某个下午我好像也是这样跑出来给他装水。

三年对于老黄来说好像过了好久。我拉开门对着他笑,他愣了一下,嘴里小声说着“长大了长大了”。

我却觉得好像三年仅仅是一晃而过罢了。

课间他总问我他是不是老了,还是年轻了?

我说我当初根本不敢看他,只记得他当初毛发浓密,一节课...

白诗尧

白诗尧坐在咖啡厅里,抱着一杯摩卡,抬头看着空中云层涌动。

身边有个人拉开椅子,单手撑在桌面,白诗尧仰头不变,转眼看他,那个人嘴型变了变,不知道说了什么。

白诗尧拉下一边耳机,那个人掐着好听的嗓音问她,可以拼桌吗?

白诗尧点点头,没再戴上那边耳机,看看他,又看向天空。

长得很盐系,腼腼腆腆的男生,笑起来很好看,声音很好听。

他问:“你在听什么?”

白诗尧把那边耳机分给他,没说话。

他接过凑近了听,却没塞进耳朵。过了一会儿又放下:“你喜欢花粥?”

白诗尧点点头,放下咖啡看他,被咖啡的热气蒸熏,眼睛亮亮的。

“这么巧,我也挺喜欢的。”

白诗尧笑了笑,没接话,又把耳机递给他。

这...

妈妈

也许这样形容有些可笑。

我愿意将自己形容成一只离不开妈妈的奶狗。

或蹲或跪地在妈妈面前,只要一个抚摸,一个亲吻,一句晚安。

我一心想着要离开家乡,恨不得张开翅膀飞得越远越好,转念一想却怎么也放不下妈妈。

在别人都发挥着青春期的余热,怀抱着一腔青春热血想要去追求理想未来和诗与远方的时候,我却对妈妈百依百顺容不得她的脸上浮现一丝愁容。

我曾也想着,要做一名画家,去画自己所有爱的东西,出画册,开个展。

后来我想着,去做一名教师,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让妈妈过上好生活。然后,再想我的理想吧。

而这并非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高三那年,妈妈患上乳腺癌。由于及时的手术和治疗,并没有恶化。

但一...

Don't Worry Be Happy

I Can Do Anything

和你的相遇就是奇迹

高三

想起高三。

我的高中就临着繁华的街道,出了学校就是一条路走到底全是吃。

学校位置也十分得天独厚,三面环山,一面靠海。

山是居民楼,海是臭水沟。

三面是一家房产建的三种房型,一面是商住两用楼,一面是普通小区,还有一面是大户型的高档小区。

我临窗坐着,向右看是近距离的高档小区居民的日常生活直播,正朝着阳台,透过大大的落地窗能看到客厅的内设,早晚各有不同姿态。

记得那天正值雨过转晴,正乘着大风天。  有一家的窗台在防盗网外晒衣服,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是怎么往那间隔比手腕细的防盗网外晒出去的。

有条裤子勉强挂在防盗网上,衣架脱离了本该挂的地方,两条裤管在半空中肆意挥舞。

还记得...

©青砖红瓦 | Powered by LOFTER

晚安。
新浪微博:Salty_pufferf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