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砖红瓦

妈妈

也许这样形容有些可笑。

我愿意将自己形容成一只离不开妈妈的奶狗。

或蹲或跪地在妈妈面前,只要一个抚摸,一个亲吻,一句晚安。

我一心想着要离开家乡,恨不得张开翅膀飞得越远越好,转念一想却怎么也放不下妈妈。

在别人都发挥着青春期的余热,怀抱着一腔青春热血想要去追求理想未来和诗与远方的时候,我却对妈妈百依百顺容不得她的脸上浮现一丝愁容。

我曾也想着,要做一名画家,去画自己所有爱的东西,出画册,开个展。

后来我想着,去做一名教师,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让妈妈过上好生活。然后,再想我的理想吧。

而这并非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高三那年,妈妈患上乳腺癌。由于及时的手术和治疗,并没有恶化。

但一份恐惧在我心底扎下了根。

妈妈做完手术的那一晚,我看着她从手术室出来,当场我一句话没有说,回家后却跟朋友语音哭了半个小时。

接踵而至的是八次的化疗和五年的静养。

高三在学校的时间是漫长而难熬的,每一次回家都看到妈妈已靠躺在床上,眼睛半眯快要睡着的样子,偶尔还能听到她小声低语:“最近经常想睡觉啊……总是很困……”

我总小心翼翼看她休息的样子,她睡不久,一点动静就能醒来,仿佛刚才不过是在假寐,或是做一个小小的小憩。

我像个没有常识的小孩,明明会一点点好起来,我却怕她哪天会做一个好长好长的梦,睡一个好久好久的觉。

长到我不敢看,久到我不敢想。

那天我又像往常一样跪在床边,把头枕在她的肚子上,她抚着我的头,突然说:

“你小时候也很爱像这样枕在我身上。”

“我小时候都是趴在你身上睡觉的啊。”

她轻笑着,拍了拍我的头:“你总像小孩一样长不大,过了三月你就成年了啊。”

我站起身,弯腰亲了亲她的额头:“妈妈晚安。”

我仍想着要去远方,但又不希望妈妈变得孤单。

只愿你永远喜乐安康,未来总有我的陪伴。

评论
©青砖红瓦 | Powered by LOFTER

晚安。
新浪微博:Augus_砖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