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砖红瓦

老黄

隔了三年老黄又来我家给我当家教。

“咔嚓。”

“老师——”我扶着额头哀鸣了一声,“三年前就不能踩的椅子杠三年后还是不能踩啊——”

“哎哟——当初我来第一天也是像这样把你们椅子杠踩折了吧?”

“你还记得就好。”我跟老黄一起捂住脸。

老黄说苹果汁越喝越渴,我又给他倒了杯白开水进来。

打开门离开空调房的一瞬间我猛然忆起当年某个下午我好像也是这样跑出来给他装水。

三年对于老黄来说好像过了好久。我拉开门对着他笑,他愣了一下,嘴里小声说着“长大了长大了”。

我却觉得好像三年仅仅是一晃而过罢了。

课间他总问我他是不是老了,还是年轻了?

我说我当初根本不敢看他,只记得他当初毛发浓密,一节课下来只记得那张毛茸茸的脸。

他感叹,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年轻了呢。

我笑他,年轻了年轻了。

我俩好似仍是当年那中考生和那毛茸茸的数学老师。

这一年好像总续上了三年前的种种缘分,遇上了好多三年前曾告别过的人。

接下来呢?我想要向着远方去了。

只愿这缘分别散,待我归来时仍能重逢。





“我怎么觉得你个子长了脑子没长?”老黄指着一道几何题,我跟三年前一样看着题目束手无策。

“……好像是吼。”

评论
©青砖红瓦 | Powered by LOFTER

晚安。
新浪微博:Augus_砖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