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砖红瓦

七夕 #2

七夕。

②【小哥/张起灵】

【我似乎睡了很久……

这里是……青铜门……?】

张起灵从一片黑暗中起身,凭借着微弱的光亮看清了四周的环境,残余的记忆让他回忆起他在哪里。

只是没有回忆起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走到一块石碑前,凹凸不平的碑面上可满了许多字符,也许连字符也不算,只是一些线条罢了,却又清楚地记录着曾经的时间。

是什么日子了呢……想不起来了。

总是处于沉睡,再苏醒,最后再次沉睡的他,早已记不清时间了。

就算等这扇大门再次开启的时候,也不会记起,这早已混沌的时间——他也已经不愿意再去记起了,包括那时间里参杂的事和人,也不愿意再去记起了——回忆的过程太痛苦,所回忆到的事也许也是痛苦的吧。

手轻抚过碑面,他的脑中突然浮现了许多人的面孔。

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总是叫他“小哥”的人。无论何时,他总是这样叫着自己,惊恐地,开心地,惊讶地,不知所措地,无依无靠地……他似乎比谁都亲近自己,也许是因为依赖吧。

可是,他是谁呢?

他的名字似乎就在嘴边了,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说出来了,却又说不出来。

还有一个胖胖的家伙,很爱财,也很有义气。

还有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他似乎不善言语,却在最后的关头保护着青年,为了“小三爷”而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还有一个总是穿着粉红色衬衫的人,总是玩着他的粉红色手机里的俄罗斯方块。

还有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人……是个贱人。

还有……

无数面孔掠过张起灵的脑海,似曾相识,却又恍如陌生人一般。

可是,他们又是谁呢?

这似乎是每天都会经历的事情,想要好好的想起来,到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再想下去,头就会痛了……】

张起灵转身离开石碑,多年积累的长长的头发几乎快要接地,眼前的刘海如果不拨开甚至是把脸全部遮住了。

看不清他的表情,是痛苦的,还是平淡的呢。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是这样的一张脸,无论遭遇什么都是这样的表情,什么都表情没有参杂的一张脸。

张起灵坐回原来的位置上,仰头向后一靠,双目缓缓闭上,便再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下一次醒来,会是什么时候呢。】



张起灵。

评论
热度(2)
©青砖红瓦 | Powered by LOFTER

晚安。
新浪微博:Augus_砖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