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砖红瓦

瞎叨叨

三尺讲台之下,人心惶惶。

一个个都在给下节课就要开始的语文考试抱着抱不到的佛脚。

那个一开学认我为桌教的同桌一个学期没问过我两次问题。

后桌那个刚开始就说着自己多么多么单纯的人被利用了几次都浑然不知。

我似乎生来就是个不合群的种。

全身上下长满了尖牙利齿,在自以为终于合群的时候看着他们的合影心里说着放屁。

凭什么要我牺牲一切跟你们奉陪到底。

我包裹起棉被,夜晚的寒冷冻彻心扉。

我想起后桌的同桌自以为各种圣母地散发各种负能量,我想如果可以我真想掀了桌子抓起她的头发大骂一句“闭嘴。”

并不能。


我想起三个月前还一同并肩作战的那伙人,我忽然有些黯然神伤。

我想起我远在海外的发小,忽然把头埋进被窝里。

我想哭。

可是没有眼泪。


评论(2)
热度(1)
©青砖红瓦 | Powered by LOFTER

晚安。
新浪微博:Augus_砖叔